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商業 · 正文

復工有多難?疫情影響企業復工情況大數據全監測

導語疫情期間企業開復工沖突問題和具體政策訴求征集”的專項監測,通過零點超級巡查系統和超級答對系統獲取了全國1852位企業觀察家支持。關于問題的主要發現如下:

資本邦 · 2020-02-21 · 瀏覽3297

  當前,在做好疫情防控情況下,全國范圍內復工復產、恢復經濟正常運行成為重要工作。2月14日-19日,在全國工商聯智庫委員會的指導下,零點有數與新滬商聯合會聯合發起,并與其他商協會和媒體合作伙伴一起共同完成了關于“戰疫有數:疫情期間企業開復工沖突問題和具體政策訴求征集”的專項監測,通過零點超級巡查系統和超級答對系統獲取了全國1852位企業觀察家支持。關于問題的主要發現如下:

發現一:開復工整體難度大,不同省份、行業復工難度差異大

  監測信息顯示,目前仍有34.8%的企業尚未復工。其中,微型企業(56.1%)超過半數未復工,大中小型企業未復工的比例分別為:13.9%、29.7%、44.4%,均明顯低于微型企業。影視娛樂業和酒店餐飲業等行業均有半數以上企業未復工。

  企業開復工總體難度值達6.8分(十分制,得分越高難度越大),整體復工難度大。復工難度低于6.8分從低到高的省轄區依次為:安徽省、海南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湖南省、寧夏回族自治區、遼寧省、福建省、山東省、天津市、青海省、貴州省、北京市和江蘇省。整體來看,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區域開復工難度基本持平,其中珠三角(6.9分)略高于長三角(6.7分)和京津冀(6.6分)地區。

  就此次獲得觀察數據而論,集成電路行業復工難度相對最高,其次是電子商務、文化休閑及旅游、酒店餐飲、食品制造和健康服務業,難度值均在7.4分及以上。難度相對較小的是公共事業(水電氣)、金融業、化工業和農林牧副漁行業,開復工難度值均不超過6分。

發現二:外地員工返崗隔離、產業鏈難以協同復工等問題最集中

  外地員工返崗隔離、產業鏈難以協同復工和客戶資源受損問題是現階段企業開復工突出的三大攔路虎,企業提及率依次為48.2%、39.0%、38.4%。防護物資不足和當地政府限制也是重難點問題,分別有36.3%和35.1%的企業提及。

發現三:中西部地區開復工困難受當地政策限制最為明顯,員工返崗隔離問題成為北上廣復工攔路虎

  開復工難度相對較高的中西部地區如湖北、陜西和重慶等地難點問題相對集中,認為“當地政府嚴格限制開復工”的比例均超過60%。北上廣地區開復工難點主要在于“外地員工返崗需隔離7-14天”,深圳市企業開復工難點問題相對復雜多樣,各類問題提及比例都較多。

  外地員工返崗隔離和當地政府限制在長三角地區更為突顯,明顯高于京津冀和珠三角?!岸嗫趶缴蠄髥T工動向”、“限制疫情嚴重地區員工流入”和“物流不暢通”同樣集中于長三角,“客戶資源減少”和“防護物資不足”在京津冀更為突出。

發現四:開復工進度的政策限制與企業規模形成明顯關聯,小微企業開工難度最大

  企業規模越小開復工受限制越大,難度越大,在某些地方存在給予大型企業政策傾斜而對小微企業擠兌效應的現象。監測數據顯示,小微企業開復工難度均在7分左右,中型企業復工難度為6.7分,大型企業復工難度相對最小。小企業在“外地員工返崗隔離”方面受阻明顯,微型企業因“當地政府限制”的影響更為凸顯。

  基于對全國企業開復工難點的梳理,下面采用鏈式分析法對開復工沖突問題進行分析,分別從供應鏈、人員鏈、產業價值鏈和政策鏈展開:

供應鏈:生產型、跨區域物流供應鏈保障不足

  本次征集的1852家企業中,有229家提及因供應鏈、物流問題導致無法復工??傮w來看,生產型和跨區域的物流供應問題更加凸顯,而且這些問題不僅影響物流行業本身,還將進一步導致相關產業原材料供應不足、制成品交付延遲、物流成本增加等問題,從而影響整體經濟的恢復進程。監測結果顯示,化工、鋼鐵、機械等近20個行業提到了復工難的主要原因為物流受阻問題。其中,化工、鋼鐵、機械等重工業受限面最廣,其次為服裝紡織業、電子制造業、批發零售業、電子商務業,提及率均超過20%。

  分析發現,物流企業在復工方面問題如下:一是審核嚴,各地復工審核要求不一,各級政府層層加碼,復工審核周期長且無明確答復;二是路不通,各地封路嚴格程度不一,多地高速口封閉或地區間設置臨時關卡,很多城市干線班車進出通行受阻;三是車輛少,受各地交通管制及對物流車輛設置進入標準影響,符合承運資格的車輛資源整體短缺;四是人不夠,司機、搬運工等返崗不足,或返崗后尚在隔離期無法正常工作;五是防護物資少,即口罩等防控物資緊張、采購渠道少、采購成本較高。

人員鏈:各地花樣百出的限流和隔離要求導致無法全面復工

  一是基于防疫的限制流動要求導致企業員工無法如期返崗。有些是家庭所在地的封閉政策導致人員無法外出,比如返程前需居村委提供相關證明,而大部分居村委都難以提供蓋章證明。有些是工作目的地的封閉政策和繁瑣程序導致人員無法進入,22.5%的企業表示因地方政府規定疫情嚴重地區員工不允許進入而難以復工。比如上海一家企業的外地員工返回公司所在地需提交申請,且租房員工需房東協同到相關部門開證明,層層設卡,難以實現。

  二是基于防疫的隔離要求導致員工返程后無法正常到崗工作。48.2%的企業因隔離原因無法正常復工,問題表現為已返回工作所在地的人員需在家隔離無法復工,外地返程員工的隔離排查是否到位企業難以掌握準確信息,外地出差目的地需要隔離導致員工無法工作等。例如,北京某大型民航企業在疫情影響下客座率下降70%,2/3空乘輪流無薪休假,按照政策,空乘每次執行完航班要隔離14天,導致在經營嚴重虧損的情況下又遭遇人員緊張困境。在廣州,有企業員工居住地已經同意返崗,但是企業所在地不允許進入,兩頭規定打架。

  三是返崗人數不足或某些崗位難返崗導致無法正常生產經營。由于防護知識不充分、防護物資不足、交通運行過程中的不可控隱患等原因,22.4%的企業可返崗員工不足。返崗人數不足或某些崗位人員難以到崗,使得整個企業難以正常運行,從而難以完成訂單或交貨造成巨大經濟損失和信譽損失。

  四是人員空間聚集度高導致很多行業無法復工。復工難度上,高顧客聚集度行業>高員工聚集度行業>其他行業,三類復工困難程度均值依次為7.3分、6.8分、6.6分。作為顧客聚集度越高的行業受客戶資源嚴重減少的影響越大,在高顧客聚集度行業中,文化休閑和酒店餐飲業最為困難,隨后分別是健康服務業、教育培訓業、批發零售業等。

產業價值鏈:供需和合作關聯的傳遞效應值得關注

  短鏈來看,上下游某個或某些環節復工不充分帶來整體鏈式復工難。39.0%的企業因上下游產業鏈難以協同復工導致復工困難。供給方面,由于交通運輸的封閉,中游產業供給受阻,無法及時送貨以及面臨漲價等問題,導致下游產業被動停滯;需求方面,下游需求削弱,不能協同復工,訂單減少,導致中上游企業的庫存積壓。以制造業為例,其困境大致從下游逐漸向上傳遞,比如疫情造成國內服裝需求減少,于是服裝行業面臨困境,傳遞給紡織業,再傳遞給紡織機械等。

  長鏈來看,前端企業無法開工又傳遞出后續鏈式反應,導致金融、就業和社會等一系列問題。金融方面,基本按照“前端企業難以復工-生產停滯-經營受阻-現金流停滯-借貸發工資-無力還貸-金融行業受損”鏈式傳遞。另外,由于疫情影響可能會導致企業經營困難或者用工難,帶來難以承受的用工成本,從而產生裁員等問題。

  再次,行業特質導致傳統服務業、建筑活動等相關行業復工難。越是下游的產業,技術密集程度和資金密集程度就越強,越是上游的產業,資源加工性能和勞動力密集程度就越高,因而其受到空間和人員限制的影響越大,復工難度就越大。此次開復工困難程度排在前十位的行業分別是電子商務行業、文化休閑旅游業、酒店餐飲業、食品制造業、健康服務業、能源業、教育培訓業、批發零售業、房地產業和建筑業,集中在傳統服務業、部分輕工業領域和建筑活動鏈條上。

  最后,能源、軟件信息技術等龍頭產業開復工受到影響掣肘多。監測數據顯示,汽車與零部件業、生物制藥業、能源業、信息傳輸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作為重點龍頭產業,受上下游產業鏈難以協同復工的影響都較為顯著。能源業面臨的開復工問題最多且最嚴重,物流不暢通、難以實現遠程辦公和市場消費能力受損的影響更顯著。汽車與零部件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受到的影響也更多,尤其是客戶資源嚴重減少和市場消費能力嚴重受損影響更大,生物制藥業相對受物流影響也更加明顯。

政策鏈:未精準匹配企業需求,執行末端不力,影響成效

  當前各地陸續推出疫情期間企業扶持政策,確實起到了提升信心、鼓舞士氣的效果。但是從政策制定環節來看,仍存在“四個不足”:

  一是政策力度不足。參與監測企業普遍認為已出臺的減稅降費、房租減免及補助、用工保障、社保公積金減免和延緩等政策有一定價值,但是與企業面臨的困難相比,力度仍顯不足。如上海市某酒店表示,按照政策失業保險金可減免50%,但失業保險金只占基本工資的1%-1.5%,對于減輕企業負擔沒有實質性幫助。

  二是對派生問題支持不足。上海市某金融企業表示,因受上下游企業復工進度影響,無法按時提供服務導致違約,面臨銀行負債逾期。此類問題發生頻率很高,但是并不在政策支持范圍。

  三是統籌性不足。目前各地各自為政且政出多門,尚未形成全國一盤棋的工作格局。深圳某建筑企業在全國各地均有工程項目,各地住建部門在能不能開工、如何開工等政策上差異很大。江蘇某企業表示,各地封路嚴格程度各不相同,即使拿到通行證也是只能出不能進。山東某物流企業表示,目前擁有全國143個分撥轉運場,已審批可復工的為43個,占比30%,且未復工分撥所在城市沒人敢拍板,甚至私下和企業明確表示“想都別想”。

  四是部分地區政策誠意不足。監測了解到,個別基層政府以經濟貢獻為絕對標準設置復工門檻,或以申請材料未通過等方式拖延企業復工,借此卡掉“質量不高”的小微企業。南京某創業孵化機構反映,大型企業、高新技術企業、擁有高端人才的企業以及產值高的規模企業處于復工的優先級,中小企業則很難復工。

  從政策執行來看,“最后一公里”仍然是拉低企業獲得感的頑疾。本輪監測反映較為集中的問題有兩個方面一是手續繁瑣,深圳某企業反映,對于針對中小企業貸款風險補償資金審批流程非常復雜,中小企業一次準備齊備材料很困難。二是政策要求不清晰、反饋時間長。某建筑建材企業反映,其2月1日至17日多次通過郵箱提交復工申請資料,也在街道辦遞交了紙質資料,經多次詢問仍未收到政府的復工許可批準,也無人告知批復進度。

  在做好疫情防控前提下,實現企業有序復工復產、保障經濟有效運行,需要政府和行業組織等多方協作,當下可以從如下三大方面著手:

  一是建議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繼續加大保運行、促復工的工作力度。將經濟主管部門全面納入,同時應建立“發現問題-應對問題-解決問題”閉環式快速反應機制,將“部門協調力”與“機制協調力”雙力并舉,加快近期出臺政策的落實督查。同時,建議盡快制定清晰、統一的開復工標準,實行“備案制+承諾制+負面清單”。鼓勵除負面清單以外的企業在充分準備條件下復工復產,原則上不以企業規模、利稅貢獻等標準來限制企業復工,不附加與疫情無關的條件。

  二是建議地方政府借助時空大數據、行為大數據等數字化治理手段,盡快從“封閉式管控”轉向“科學管控”、“精密智控”,優先統籌做好交通運輸領域的防輸入、保暢通、惠民生。在本輪政策基礎上,建議各地將“企業幫扶”延伸為“產業幫扶”,將“輸血型幫扶”轉變為“造血型幫扶”。通過設立創新獎勵資金等,引導企業尋求服務和交易模式的革新。下一輪政策還應繼續加大對中小微企業的扶持政策,遵循“減免重于緩交、普惠重于選擇”的原則,以解決企業普遍訴求,同時降低基層尋租可能性。

  三是建議及時總結梳理地方政府、行業協會等在防疫模式、開復工模式的創新做法,作為標桿案例予以推廣,供更多地市快速學習、廣泛使用。同時特別要重視行業協會作用,發動更多行業組織參與到開復工動員、防疫資源的協調支持、優秀經驗總結、具體困難解決和協調、政策需求反饋、建立快速反應機制、協助政策落地、評估政策落實效果當中去。

頭圖來源:123RF

轉載聲明:本文為資本邦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及作者,否則為侵權。

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分享到:
{$ad}
鑫牛配资